夏之棠

《此去经年》文评

我真的真的很久没有动笔写过东西了,所以整篇长评都像是碎碎念一样,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
首先,不得不夸奖一下未央的文笔比起三响环来说又进步了,在描写的方面更加细腻而且富有人情味了。我第一次看《此去经年》时它仍是未完成品,而当它成为一件完善的作品后,带给了我更多感触。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黑花文了,所以重新拾起这篇文对我来说像是访问旧友一般。我把文章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黑与花感情线之间的纠葛,而另一个则是吴邪在这篇文中给我的感觉。
黑花的感情戏其实并不难猜,《此去经年》并没有在感情线上制造太多的阅读障碍。这是个充满浪漫瞬间的故事,瞎子在酒吧那个迷离夜里见到小花的一瞬间、小花卸下防备后对瞎子放松的一瞬间、瞎子成为解家伙计的一瞬间、两人温馨日常中对试一笑的一瞬间……在我看来,这篇文是一个个点构成的一条蜿蜒且绵长的红线。哪怕是多年后的相见、小花遇险时瞎子奋不顾身的相救,都是一种黑花之间的浪漫。我认同未央对于小花喜欢上瞎子的解释,对于小花来说背负太多使他的自我几乎消磨殆尽,而这时有一个能全然把他当做解雨臣的人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凌冽冬日的一抹阳光,让人忍不住想紧握。其实,我更好奇的是瞎子对小花态度的变化,在文中是一种心疼转为惊艳再转化为喜欢的过程,但我私心中认为这样的喜欢不足以支撑他对于小花达到念念不忘的程度,或许其中还应该经过多次的磨砺和升华,才能让瞎子对小花的情感变为深沉且持久的爱。
再说一下吴邪,这是一篇非常标准的黑花文,但是确是以吴邪的行动为主线展开,其中自然是不得不多次牵扯到吴邪这位重要配角。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吴邪在看到小花因为他中毒时想到的是不能让欠解家这么大的人情。说实话,那一瞬间我有点心疼,心疼吴邪在经历太多后开始用人情衡量人心的心境,同时也心疼小花在吴邪潜意识里还是先解家当家再是解雨臣。
关于主线,其实这个故事是双线相交的形式,在黑花的旧事中隐含主线的伏笔,而主线又是黑花与吴邪之间两条线的交融,这样使故事简洁易懂但又不是单层次,确实很不错。每一个作者都会为了文章的主线和剧情深思熟虑,所以我始终认为每个写文的作者都值得表扬和鼓励。只是我有一点点的疑惑,按照设定瞎子命不久矣,他虽然能为小花解一段时间的毒,但他死后小花不就没多久也必须被迫“殉情”吗?怎么才能做到像番外那样结婚?
其实在瞎子说自己找到陨石的时候我就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花魁,没想到未央在后记中说起写这篇文就是为了纪念袭妞。我入黑花圈的时候其实不算早了,那时袭家的《花魁》早就成为黑花吧内的必读经典,作为一个受虐无能患者,《花魁》给我的内心实在是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但我还是不可避免地沉迷于袭妞的文,欣赏文笔时还要小心地捧着心脏免得被虐到。后来贴吧里的ooc越来越多,自己对这个圈子也就渐渐淡了,便很少再去关注。直到在微博上看到袭家退圈的消息,内心还是不免唏嘘了一阵。每对cp都是这样,沉淀的前辈与活跃的新鲜血液相互碰撞,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值得庆幸的是,始终有像未央这样的姑娘会坚守在那里,用文字表达对黑花的爱意,我想这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最后,喜欢未央能继续加油!不要放弃自己对黑花的爱!
Ps:我深刻地明白不写不要瞎bb的道理,所以上述内容随意看看就好了,不用太过较真
写完后好几个观点已经被未央反驳了,但我实在是懒得改了,于是这个就是纯天然无加工版的
@念未央

沉默的三响环 短评

看完了写点感想,这篇和此去经年的文风相比更加稳重而低沉,整篇文章如同二爷娓娓道来的一个故事,带着时代特有的无奈与折磨。

起初,我对张大佛爷的逼迫是非常不理解的,张启山求人,可以理解,甚至下蛊我都可以接受,唯独难以理解的是他没有选择在雨夜将三响环给二月红,明明可以用丫头的命来换二爷的承诺,可他却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最残忍的方式。张启山的赌注是什么,是他对二爷的了解,他相信最后全族一跪会使二月红心软,而这能够成功是因为二月红已经失去了追求安稳的意义。这样一想,不得不说佛爷思虑周全,他的成功是建立在他不留后路的心狠上,对二爷也是对自己。所以即使后来二爷对佛爷有所改观了我还是不能成功地在心里为佛爷洗白。

再说说二爷,我始终认为二爷没有错,无论是拒绝还是最后的同意都是当时他做的最符合他心理的决定,但是,我还是很心疼二爷。如果没有生在民族危亡之际,二爷的心愿就会成真。但偏偏是乱世,生不由己,我命由天不由我,阖家团圆是多大的奢望,即使是富甲一方的二爷依旧留不住心中挚爱。

最后再说说时代,这个时代给了所有人一个借口,似乎做什么都没有错。报国有错吗?守护家庭有错吗?为了大家逼迫别人放弃小家有错吗?都没有错。我觉得认为这是时代的悲哀。这篇文虽然全篇讲二爷对丫头爱得多深,我还是在里面看出了启红。不是因为我萌启红才要凑一起,我觉得如果不是这个时代,这样的重逢,两个人也许会成为一生知己好友。佛爷明显是懂二爷的,二爷也对佛爷的心思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把人放在心里滚了许多遍是做不到的。还是感叹一句,生不逢时就此错过了。

当然啦,这只是我个人对文章的看法,不用太过较真~

 @念未央 

【晗熏晗】世界以痛吻我(一发完结)

*注意

一发完结

晗熏晗无差,因为没有肉啊

没什么文笔和智商所以不要在意剧情

随便写写请善待作者


世界以痛吻我

“你是我的作品……”

“你是最完美的!”

“你是我的雕刻!我要把你的每个细胞雕刻上我的名字……”

“你只能是我的,李熏然……”

是谁,在黑暗中撕开一束光亮,呢喃细语萦绕在他的耳边……

记忆,被卷入不知名的漩涡中撕扯,只落下零星碎末。

他是谁?

他是雕刻,不,他不是……

他是……李熏然…… 

李熏然……

霎那间灵台清明,他是李熏然,是潼市的警察。

睁眼所见,是纯白的天花板,似乎很久没见过如此明亮的色系,他微微眯了眯眼。身边,是满脸欣喜的简瑶。

他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觉得无比安稳,迷糊间又睡了过去。


李熏然在医院里住了快一个月了,白天的日子平静地有些无聊,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慰问、关心或是调查。夜里却没有一丝安稳,梦里常驻着那个人那段时间那些虚假的回忆。谢晗催眠他时说:“你是我的,你爱我,你只爱我一个人……”如今想来分外可笑的话,却让他辗转反侧。

谢晗,提起这个名字,如同荆棘缠绕在他心上,缓缓收紧,让他想到这个名字连呼吸都颤抖。是因为太痛苦。确实,谢晗对他做了太多残忍的事。

可,不只是因为痛苦。

在那段不长却完整的记忆中,谢晗占据了李熏然的全部。那个人闯入他的世界,安营扎寨,以最甜美最残忍的手段在李熏然的内心划出自己的领域。从此,世上少了一个李熏然,多了一个全身心爱着谢晗的物品。

李熏然知道,谢晗将自己视为作品,对于谢晗来说,他只需要一个对自己俯首称臣卑如尘土的作品,作品对自己的依恋与无法自拔的深爱满足了他强大的控制欲与施虐欲,仅此而已。

李熏然当然也知道,谢晗一定会伏法。他私心想谢晗死,从他知道谢晗的罪行开始,至今也不曾改变这个心思,谢晗太残忍,太变态。死,是唯一能制裁他的方式。

但李熏然不愿承认的是,他无法把谢晗从生活中赶走,谢晗对他的影响太深太深……

他会想他,却不只是带着恨意的,想到他修剪整齐的胡须,想到他淡色微紫的唇,想到他微微噙着笑的嘴角,想到他布满血丝的双眸……

那是从内心深处最隐秘的角落夹杂着对谢晗的渴望,在李熏然并不顺利的爱情征途中从未有过的强烈渴望。这使他自我厌弃,他分辨不出这是谢晗对他催眠后的后遗症,抑或是他真实的内心……无论哪种,都不是好事。


没多久,连白天也没了安宁。

那是李熏然没有见到简遥的第二天,当薄靳言带着从未有过的慌张打开房门时,李熏然就有了不好的猜测。果然,薄靳言环顾一圈,将目光转向他,眼神中是陌生的惶恐与期盼:“简遥呢?”李熏然皱眉,开口的语气有些僵硬:“她昨天就没有……”

电话突然响了。

是薄靳言的手机,他掏出手机,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看到来电显示,薄靳言闭上了眼睛。

是谢晗。

“hi,simon。”谢晗那带有一丝上翘尾音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想我吗?”

“谢晗,这次,你又想玩什么游戏?”薄靳言似乎是冷静下来了,语气平淡的问。

“这次?这是最后的游戏了,simon。在我说明游戏规则前,告诉我,李熏然现在怎么样?”

“李熏然?”薄靳言与李熏然对视一眼,不明所以,“他现在在修养。”

“噢……他曾是我最好的作品。我本来,想要留住他一辈子的,可惜,他不再是一个好作品了。于是我放弃了他。”

“你为什么放弃他?”薄靳言问道,眼神示意李熏然。李熏然会意,给梁警官发了一条短信,让梁警官立刻去查谢晗的电话定位。

“我成功了,我创造了最完美的作品,他只爱我一个人,他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我的作品让我不再快乐了,他把我拖入了世俗的感情,他让我产生了感情。他是个失败的作品。所以……我不要他了。为了惩罚他,我要他清醒,我要他活在对回忆的厌恶与恐惧当中,永永远远活在我的阴影之下,你不觉得更美好吗?”谢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声笑了起来。

“你想对简遥做什么?”薄靳言没有回答谢晗的问题,他更关心简遥。“呵,你以为,我手里只有简遥?简遥与傅子遇,你最亲的两人都在我手里呢,simon。”

薄靳言皱了皱眉,手握紧了手机:“说吧,你的规则。”

“啊,simon。这次,我们玩一个大的吧。从明天开始算起,我给你三天时间找我,你找到我,他们活。找不到,他们死,如何?”

梁警官发回了短信,告诉李熏然他无法搜索。李熏然只能对着薄靳言摇摇头。薄靳言点头,对谢晗说:“那你想怎么玩,我不信只是三天找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simon。只是,明天,我会用鞭子抽他们。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残疾,只是有点痛而已。后天,我会拔了他们的指甲,把他们的尖叫和哭号传给你。大后天,呵,你知道古罗马的角斗士吗,他们被迫喝下兴奋的药物,与猎物厮杀,直到决一生死为止。你最亲的两个人,最后只会活下一个人,怎么样,simon,是不是很有趣啊。”谢晗的声音轻柔如同天使,嘴里的话语却残忍过恶魔,李熏然下意识地抓紧被子,不敢去想他们两人三天后的样子。

薄靳言似乎被激怒了,他咬着牙,语气狰狞:“谢晗!我,一定会找到你!”

谢晗似乎颇为享受,笑着说:“那就祝福你了,simon。”

    

第一天,薄靳言动用了一切本地可以利用的资源,没有找到。夜里十二点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段音频。因为担心李熏然,梁警官与薄靳言都住在了医院,他们三个人一起听完了那段音频,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空气中似乎残留着简遥与傅子遇痛苦的叫声,李熏然满头大汗,脑内是两人叫声与谢晗享受的笑声汇成的交响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太阳升起直至落下,夜里开始变得有些阴冷。午夜十二点,薄靳言的邮箱里准时传来一封邮件,打开是一段30s的视频,血肉模糊的手,支离破碎的甲片,笑容愉悦的谢晗。

李熏然在不知不觉中睡过去。梦中交叉出现的,是毫无血色的简遥与微微笑着的谢晗。惊醒的他忽然想到没有遇到谢晗之前的自己,想起自己曾经励志要做一个好警察,想起自己一直想让简遥幸福的梦想,想起年少时爱而不得的苦涩,最后却想到如今翻涌不息的感情。我真的爱上谢晗了,他想。一瞬间反倒如释重负。

第三天,三人反复查看视频,终于寻到一丝极细小的线索,薄靳言从一闪而过的镜子的反射中看出了谢晗找的居所的特征。下午1点,他们来到了那个地方。冲进房间,只有饱受折磨的简遥与傅子遇,两人都还活着。

突然,梁警官的电话响了,原来是其他的警员找到了谢晗,双方对峙之时,谢晗却说要见薄靳言。 

薄靳言赶到时,身边还跟着早上刚拔了吊针的李熏然。谢晗与李熏然初见时一样,衣装亮丽,举动优雅。他手上拿着一个遥控器,腰间捆着一大包炸药,站在山路的边缘,目光死死地定在李熏然身上。李熏然坦然地回望,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与不可置信。 

“simon,你赢了。我愿赌服输,哪也没去,就在这里等着你。”谢晗收回目光,看向薄靳言,言语中依旧雨淡风轻。

“谢晗,你输了。放弃抵抗吧,你现在这样,还想做什么呢?”薄靳言看着他,怀着一丝怜悯。

“我还能做什么?”谢晗似乎听到了笑话一般,唇角轻佻地勾起,目光却落在李熏然身上:“我不知道,你也来了。你也是来劝我的?啊,对啊,你们都是来劝我的。你们不是希望我能接受法律的制裁,你们只是怕我杀了自己的同时,找个人作陪吧。”

李熏然看向他,贪婪地描绘着他,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仍然在恶魔的蛊惑中不可自拔。

“劝你?我为什么要劝你?你只是个不愿失败的懦夫罢了,我又何必为你费心?”薄靳言不屑地看着他。

谢晗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不愿那样窝囊地活着,但我也不会随意地去死,你说,我拉着你一起,怎么样?”        

薄靳言似乎对他的说法非常不以为然:“我,有爱我的人,有我爱的人,你想这样去死,我不会陪着你。”

谢晗又笑了,他看向李熏然:“好,我会放下遥控器,跟你们回去受审。但是……”,他笑的狡诈,“我要你求我,李警官。我要你求我放下遥控器。你要是愿意低声下气地求我,我就什么也不做,乖乖跟你走。”

梁警官听了,轻蔑地笑了:“你凭什么……”

“好,我求你。”李熏然开口,目光与谢晗胶着。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

 

 “我求你放下遥控器。”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他向谢晗的方向走去,“我求你不要再伤害别人。”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如果你一定要伤害别人,那只伤害我一个就够了”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里。

 

 “我也求你不要伤害自己。”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他走到谢晗的面前, “我是个警察,我不能容忍伤害。”伸出手,取走谢晗的遥控器。“所以,如果你要伤害自己,让我来吧。”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谢晗痴迷地看着他,抓过他的手,十指相扣:“李熏然,熏染,熏染……” 

李熏然朝着他温和地微笑,伸手抱住他,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两人落了下去。

 

山下开出了绚烂的花,唱着不可听闻的歌。 

     

*最后的诗为北岛的《一切》,私心觉得很合适就用啦

==============================================

碎碎念:在我纠结n久这俩人怎么看对眼的之后,我还是没能控制体内的洪荒之力,于是本文就在我的超高效率下诞生了,并没有。

私心以为,这就是原著里两人唯一能有的最好结局了,起码此生无望还有来世不是,只要谢boss别那么黑还是有可能滴


合理探讨一下李熏然会喜欢上谢晗的可能性

看了他来了请闭眼,身边的基友都萌上了晗然,lft上的晗然也好多……虽然我觉得这个cp污的确实挺萌,但是一直不能理解这对cp要怎么才能he……我觉得李警官的三观特别的正,而鱼蛋的三观又特别歪,李教官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喜欢上变态的鱼蛋呢(斯德哥尔摩不论)